八声甘州·记玉关踏雪事清游

 
作者: 清代    张炎


辛卯岁,沈尧道同余北归,各处杭、越。逾岁,尧道来问寂寞,语笑数日。又复别去。赋此曲,并寄赵学舟。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寒气脆貂裘。傍枯林古道,长河饮马,此意悠悠。短梦依然江表,老泪洒西州。一字无题外,落叶都愁。
载取白云归去,问谁留楚佩,弄影中洲?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向寻常、野桥流水,待招来,不是旧沙鸥。空怀感,有斜阳处,却怕登楼。

辛卯岁,沈尧道同余北归,各处杭、越。逾岁,尧道来问寂寞,语笑数日。又复别去。赋此曲,并寄赵学舟。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寒气脆貂裘。傍枯林古道,长河饮马,此意悠悠。短梦依然江表,老泪洒西州。一字无题处,落叶都愁。
载取白云归去,问谁留楚佩,弄影中洲?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向寻常、野桥流水,待招来,不是旧沙鸥。空怀感,有斜阳处,却怕登楼。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寒气脆貂裘。”以“记”字领起,气势较为开阔、笔力劲峭。写他前年冬季赴北写经的旧事,展现了一幅冲风踏雪的北国羁旅图。北风凛冽,寒气袭人,三两个“南人”在那枯林古道上艰难行进。“此意悠悠”此句虽简,然则写出他内心无限的忧思。

  “短梦依然江表,老泪洒西州”,旧事重提之后,续写北地回归之光景。江表,指江南。西州,古城名,在今南京西。此两句谓自己虽已回到南方故土,屈辱经历也过去,仍只能老泪洒落、无欢可言。南归以后,自己与尧道分处杭、越,音讯久未通。“一字无题处,落叶都愁。”点出为何不致书问候。并非不想题诗赠友,但实在是提不起任何兴致来。因西风吹打而飘散的片片红叶上,似乎处处都写满了“亡国”两字。不忍在上题诗,怕引起浓浓愁情。请老友给予谅解。开头这两韵五句,其意境苍凉阔大,有“唐人悲歌”之慨。着实为全词增添了一点“北国型”的“壮美”之感。“短梦依然江表,……落叶都愁。”随即音调多么缠绵低回。这是作者善于“一气旋折”的高妙本领。

  “载取白云归去”则从眼前的离别写起。故人之访,给作者多少欢乐、慰藉和温暖。故人又要回去。面对此景,作者当然又会感慨生悲。“问谁留楚佩,弄影中洲”写出了自己与他两情依依之感。“楚佩”借楚辞中湘君和湘夫人的典故。“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当然所赠之物,只能是一枝芦花。这里表现出赠者零落如秋叶的心情。他以芦花来比己“零落一身秋”的凄况,饱寓着他生不逢时痛感。这里“折苇赠远”,笔调不凡,写意深刻。“向寻常野桥流水,待招来,不是旧沙鸥。”而故人既远,“野桥流水”附近也能招集到三朋二友,但终非沈尧道、赵学舟之类故交了。“空怀感,有斜阳处,却怕登楼”惆怅寂寞只能靠登楼远望排解。但余斜照的景色,只能徒增伤悲。所以顿又缩回了脚步!

  全词先悲后壮,先友情而后国恨,惯穿始终的,是一股荡气回肠的“词气”。使读者极能渗透到作者的感情世界之中。写身世飘萍和国事之悲感哀婉动人,令人如闻断雁惊风,哀猿啼月。

参考资料:

1、 唐圭璋等著 .《唐宋词鉴赏辞典》(南宋·辽·金卷) .上海 : 上海辞书出版社 , 1988年版(2010年5月重印) :第2295-2297页 . 2、 上彊邨民(编) 蔡义江(解) . 宋词三百首全解 .上海 :复旦大学出版社 , 2008/11/1 :第325-327页 .

xīn mǎo suì ,shěn yáo dào tóng yú běi guī ,gè chù háng 、yuè 。yú suì ,yáo dào lái wèn jì mò ,yǔ xiào shù rì 。yòu fù bié qù 。fù cǐ qǔ ,bìng jì zhào xué zhōu 。 辛卯岁,沈尧道同余北归,各处杭、越。逾岁,尧道来问寂寞,语笑数日。又复别去。赋此曲,并寄赵学舟。
jì yù guān tà xuě shì qīng yóu ,hán qì cuì diāo qiú 。bàng kū lín gǔ dào ,zhǎng hé yǐn mǎ ,cǐ yì yōu yōu 。duǎn mèng yī rán jiāng biǎo ,lǎo lèi sǎ xī zhōu 。yī zì wú tí wài ,luò yè dōu chóu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寒气脆貂裘。傍枯林古道,长河饮马,此意悠悠。短梦依然江表,老泪洒西州。一字无题外,落叶都愁。
zǎi qǔ bái yún guī qù ,wèn shuí liú chǔ pèi ,nòng yǐng zhōng zhōu ?shé lú huā zèng yuǎn ,líng luò yī shēn qiū 。xiàng xún cháng 、yě qiáo liú shuǐ ,dài zhāo lái ,bú shì jiù shā ōu 。kōng huái gǎn ,yǒu xié yáng chù ,què pà dēng lóu 。 载取白云归去,问谁留楚佩,弄影中洲?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向寻常、野桥流水,待招来,不是旧沙鸥。空怀感,有斜阳处,却怕登楼。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记得在北方边关,专事去踏雪漫游,寒气冻硬了貂裘。沿着荒枯的树林古老的大道行走,到漫长的黄河边饮马暂休,这内心的情意呵似河水悠悠。北游如一场短梦,梦醒后此身依然在江南漂流,禁不住>查看全文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寒气脆貂裘。”以“记”字领起,气势较为开阔、笔力劲峭。写他前年冬季赴北写经的旧事,展现了一幅冲风踏雪的北国羁旅图。北风凛冽,寒气袭人,三两个“南人”在那枯林古道>查看全文

《八声甘州·记玉关踏雪事清游》作者

张炎

张炎(1248年-1320年),字叔夏,号玉田,晚年号乐笑翁。祖籍陕西凤翔。六世祖张俊,宋朝著名将领。父张枢,“西湖吟社”重要成员,妙解音律,与著名词人周密相交。张炎是勋贵之后,前半生居于临安,生活优裕,而宋亡以后则家道中落,晚年漂泊落拓。著有《山中白云词》,存词302首。张炎另一重要的贡献在于创作了中国最早的词论专著《词源》,总结整理了宋末雅词一派的主要艺术思想与成就,其中以“清空”,“骚雅”为

八声甘州·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原文,八声甘州·记玉关踏雪事清游翻译,八声甘州·记玉关踏雪事清游赏析,八声甘州·记玉关踏雪事清游阅读答案,出自张炎的作品

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注明:http://www.gzskzjy.com/gushiwen/5211.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诗词推荐

  • 八声甘州·寄参寥子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问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晖。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谁似东坡老,白首忘机。
    记取西湖西畔,正暮山好处,空翠烟霏。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约他年、东还海道,愿谢公、雅志莫相违。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正暮 一作:正春)

  •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2] 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3]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4] 苒苒物华休。[5] 惟有长江水, 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 望故乡渺邈,[6] 归思难收。 叹年来踪迹, 何事苦淹留?[7] 想佳人妆楼颙望,[8] 误几回天际识归舟。[9] 争知我,[10] 倚阑干处, 正恁凝愁。[11]

  •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 八声甘州·谓东坡、未老赋归来

    【八声甘州】

     扬州次韵和东坡钱塘作 谓东坡、未老赋归来, 天未遣公归。 向西湖两处, 秋波一种, 飞霭澄辉。 又拥竹西歌吹, 僧老木兰非。 一笑千秋事, 浮世危机。

     应倚平山栏槛, 是醉翁饮处, 江雨霏霏。 送孤鸿相接, 今古眼中稀。 念平生、 相从江海, 任飘蓬、 不遣此心违。 登临事, 更何须惜, 吹帽淋衣。

  • 八声甘州·有情风万里卷潮来

    【八声甘州】 寄参寥子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 无情送潮归。 问钱塘江上, 西兴浦口, 几度斜晖? 不用思量今古, 俯仰昔人非。 谁似东坡老, 白首忘机。 记取西湖西畔, 正春山好处, 空翠烟霏。 算诗人相得, 如我与君稀。 约它年、东还海道, 愿谢公雅志莫相违。 西州路,不应回首, 为我沾衣。

  • 八声甘州·故都迷岸草

    【八声甘州】 寿阳楼八公山作 故都迷岸草, 望长淮、 依然绕孤城。 想乌衣年少 芝兰秀发, 戈戟云横。 坐看骄兵南渡, 沸浪骇奔鲸。 转盼东流水, 一顾功成。 千载八公山下, 尚断崖草木, 遥拥峥嵘。 漫云涛吞吐, 处问豪英。 信劳生、空成今古, 笑我来、 何事怆遗情。 东山老,可堪岁晚, 独听桓筝。

  • 八声甘州·灵岩陪庾幕诸公游

    渺空烟四远,是何年、青天坠长星?幻苍厓云树,名娃金屋,残霸宫城。箭径酸风射眼,腻水染花腥。时靸双鸳响,廊叶秋声。
    宫里吴王沉醉,倩五湖倦客,独钓醒醒。问苍波无语,华发奈山青。水涵空、阑干高处,送乱鸦斜日落渔汀。连呼酒、上琴台去,秋与云平。

  • 八声甘州·故将军饮罢夜归来

    【八声甘州】 夜读《李广传》,不能寐。因念晁楚老、杨民瞻约同居山间,戏用李广事,赋以寄之。 故将军饮罢夜归来, 长亭解雕鞍。 恨灞陵醉尉, 匆匆未识, 桃李无言。 射虎山横一骑, 裂石响惊弦。 落魄封侯事, 岁晚田园。 谁向桑麻杜曲,[1] 要短衣匹马, 移住南山? 看风流慷慨, 谈笑过残年。 汉开边、功名万里, 甚当时、健者也曾闲?[2] 纱窗外、斜风细雨, 一阵轻寒。